当前位置: 首页> 宝宝护理

独一代生独二代事事焦虑未生已发愁

发布时间:20-04-09

  送走了2011年迎来了2012年,大量将奔三的“独一代”“80后”加入到父母队伍中,与老一代父母声口相传的育儿ω经⊙验相比,由于育儿成本、环境的巨变,“独一代”父母变得手足无措。除了频ⓔ遭威胁的婴儿食品安全、“隔代教育”等问题外,名目繁多的早教市场的选择之难和幼儿园、小学等“』名校”的资源紧缺之间的矛盾,都让“独一代”父母感到不Δ同程度的焦虑。

  产前>>>≠

  还没生就已经焦虑

  作为医院里的白班医师,林静周∏一到周五的工作很忙,这样的工作强度到了周末跳到“育儿频道”也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。周六上午、周日上午,她要从城市西头跑到东头,带不到1岁的儿子翼翼上┓早教的运动课、音乐课,中午回家吃饭、翼翼午Ⅵ觉后,两个休息日的下午再根据天气情况,分别到商场的游乐场或者室外广场活动一下,两天中的晚上还要选一天到朋友家,让翼翼和同龄孩子一起玩。

  “独一代”的育儿焦虑,实际上从得知自々己怀╱╲孕后就已经开始。作为医师,林静其实比其他育龄女性有着更大的优势,起码可以全天24小时拨通产科同事的手机,咨询一切她关心的问题。但焦虑的情绪,依然从此时开始,就弥漫在她的身边,挥之不去。

  “是顺产还是剖腹产,这问题纠缠了我很久,直到产前才想明白,这事不是我说了算。”林静说,尽管如此,但※自◈儿子出生后,需要她去做选择的事情数不胜数:奶瓶选玻璃的还是塑料的?奶嘴选圆孔的还是十字孔的?奶粉选商场里的还是从海外代购的?孩子让他侧着睡还是仰着睡?

  奶粉>>>

  换与不换都是难题

※   “当时听同事的意见,给孩子准备了日本的明治奶粉,而且是海外代购的。”林静说,自己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,一是日本奶粉可能更适合亚⊙洲体质的宝宝,二是海外代购的产品质量可以信赖。

  然而事情往往有意外,到3月11日,日本大地震引发海啸、核泄漏,在此之前的明治奶粉成了紧俏货,更让人担忧的是,由于核泄漏可能造成的污染,让〩原本安全的奶粉也成了“危险物品”。

  “我当时就决定,赶紧换个奶粉的牌子。”日本牌子的奶粉是不能喝了,林静根据网上妈妈群的建议,给孩子改喝欧洲品牌的“牛栏&r∩dquo;,但更让她担忧的事发生了孩子换了奶粉后开始便秘,三五天不排便,≌无奈之下,雀巢、美素、惠氏、雅培,几种奶粉挨个试,除了使用治疗便秘的药物外,中医的推拿也要配合治疗,天天为了孩子的排便而着急。

  “小孩不会说话,光看他难受了,大人也跟着难受。”孩子病情严重时,林静往往自己躲在屋里哭,将焦虑的情绪☼传染给全家人。

  生病>>>♥;

  孩子康复她却病倒

⿻   翼翼5个月时,第一次发起高烧38.7℃。根据林静提前了解的情况,翼翼很可能是幼儿急疹,可能要连烧3天,根▄据医生的意见,没有烧到39℃不需要去医院,但每天在医院里处理病号的林静在面对自己的“小病号”时,却比常人更慌张,电话里问着同事,电脑上搜着百度,就在这样的惴惴不安中过了3天,白天上班还不时给家里打去电话,询问情况,一出现问题,往往就在电话里对家人大呼小叫,翼翼退烧恢复活力后,林静却病倒了。

  就在这样的焦虑中,翼翼快到1岁了,儿子健康长大并没有缓解林静的焦虑症每一次未知问题的出√现,都是林静新焦虑的开始,虽然已经不再因为孩子┛半夜突然啼哭、玩耍跌倒等事情变得Σ情绪低落,但翼翼成长的每一个阶段,总能给林静找‖出新问题。“最新的问题就是是否该满足孩子的一切要求。

  育儿>>>

  与老人发生理念冲突

  翼翼出生后,林静的母亲就抛下老伴来青岛帮女儿带孩子。和年轻一代的妈妈不同,林静的母亲最担心的就是翼翼每天有没有吃饱,而且总有办法将别人喂不下去的饭都填到孩子的肚子里。“翼翼的体重已远超同龄人,我就有些担心,就为这样的事,我们两代人有时也发生矛盾。”林静说,除了这样的⿻小事之外,两代人教育理念的冲突,才真的让她┘有焦虑感。“比如我儿子和同龄孩子一起玩时,手里玩具被其他孩子抢走后,从来不当回事。”林静说,可母亲却恰好相反,每次都要教育外孙“你怎么让他抢你Ⅴ的东西,去抢回来。”每次听到母亲这么说,林静都少不了对母亲“说教一番”。林静说,在多个回合的较量√下,自己终于和母亲统一了观点,就在她刚感到轻松时,外地来青帮忙看孩子的婆婆让这些事“旧戏重演”,再次让林静感到崩溃。

  入托>>>

  在“起跑线╯╰上”犯了难▕

  最近一段时间最让林静感到焦虑的,是翼翼很快要面临选择到哪里上幼儿园,甚至想得远一点,孩子以后到哪里去读小学。

  林静原本对“别让←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这句话鄙视至极对孩子的教育居然用竞技体育的概念来诠释,让❤☜孩子从一出生就要开始冲刺?但就是这种原本让她自己感到荒诞的话,随着翼翼的出生,成为生活中的一种现实。

  “公立幼儿园不好进,而且质量Π参Ф差εїз不齐,私立的据说不错,但费用太高。”距离林静新家步行5分钟处就有公立幼儿园,前几天她打听了下,连看门的保安都问她“你认识我们园长吗?”&l™dquo;教育系♦统有熟人吗?”连续几个类似问题让林静有些哑口无言,而邻居家已到这里就读的孩子妈妈则证实了保安的说法,由于幼儿园能接纳的孩子数量有限,不通过种种关系确实很难报上名。

  比幼儿园问题更难的,是孩∩子以后到哪里去读小学,是在家附近◎的普通小学报名,还是在西部几所“名校”周围买上学区房,让孩子以后能进一个好点的初中,这些问题都让重视孩子教育的林静感到头疼。

 ζ 每节课百元感觉有点&ldⅫquo;冤”

  早教

  如果说学校教育是育儿必需品,像林静这样的年轻父母面临着供不应求的困境,但回到目前的早教等育儿副产品上,林静又面临太多的焦虑。

  林δ静表示,目前早教市场名目繁多,有号称国外引进的,也有本土发展的,在看了几家后,林静还是感觉价格更贵的“国外引进”早教机构环境更好一些,虽然每节课的价格超过百元,但林静还是咬了咬牙给孩子报了名。

  “去了后发现,这些早教机构说白了是在销售他们包装的概念。∠”林静说,具体到每节早教课上,一节课45分钟安排得非常紧凑,有多个环节让孩子和家长参与,但每次七八个孩子来上课,每个孩子一到两名家长陪同,在需要到滑梯、圆筒等教具上做活动时,总是乌压压围上一群人。如果不想跟别人抢,就只能带着孩子在教室里自己玩上45分钟。“这样的一⊕节课100多元,真有点冤枉。”既浪费钱又浪费时间的早教课,也增加着林静的焦虑,只能安慰自己“或许它们真的对宝宝有好处。”

  对话

  生活就是围着孩子转

  记者:你对自己今年生活的状态满意吗?

  林静:还是满意的,孩∴子很好,家人也很好。

  记者:你对今年有什么不吐不快的话吗?

  林静:我现在的生活就是围着◇孩子转,一点自己时间都没有了。

  记者:感觉自己的生活幸福吗,有没有什么不安,最大的担忧是什么?

 ┒ 林静:对の目前的生活感觉很幸福,最担忧的就是孩子的教育问题,好的教育资源被垄断了。

  记者:对于明年,你的心愿是什么?

  林静:能顺利让孩子进一所好的公立幼儿园。